關於我自己

我的相片
Geeker,thinker,Concepts creator.., ,,=_=,,1位创意人,常年出卖概念和復活点子.. E-mail:powkiller.com@gmail.com

追蹤者

2010年8月31日 星期二

酵素肥料的制作方法非常简单,一如老土的使用粪尿的施肥法那样..

我在菩提树下...
其实今天的我,可以不到来菩提树下..,经过一个多月的紧擂密鼓的竞选工作, 只为了昨晚的一幅落幕.落幕后的我,继续执行秘书职,落幕后的日子里,有很多的善后要処理,有很多很多的事 项急待进行..,而落幕后,自己更多了一个受 托,要去重新经营那已停顿了5年多的,一所微型咖啡网络.
...
感觉像被召喚,车子前行..,到来这里,心是出奇的宁静.
前面来着一个男人,肤色黝黑,短小精干..,该是土人吧?巫人?还是..., 他穿着胶靴踏进神庙里来..,我说请把靴除下,这是对神明的尊敬,不是对我,请坐!(...),什么籍人?福建?那就说福建话好了...,(不不不.., 我是客家人),那好,就说客话.(还是说华语吧),国语?国语就国语....
他说,我想算算今年的运程,试看看会有什么好的发展.(唔),我细看他的右 掌,再要求看他的左掌..,指甲全被磨损得面目全非,用文字难以形容其一二,如改用彩笔,那倒可勾划出其奇特的构图,和泥土浓郁的色样.看着他那稍凸的咀 巴,和唇边那兩条深长的法令纹..,我说,你是蛮强壮的,轻易可活上八九十.(他在抿咀笑笑),今年几岁?(对方犹疑了一下说:51),在您晚年虽说不上 会有大富大贵,但比起一般常人,要好命得多,佔尽70%以上的好,丰衣足食.
再用心端详了其拇指,粗短,毕直似一根切断了的枝桠,第二节処,有条显著的横 纹缠绕..,兄弟,别怕別怕.您本身拥有一门特艺,足于靠它来维持生活,它会伴随着你到老.(这倒是的.我远离了家乡砂劳越,到来这里人地生疏..,所以 来问问..),您的眉尾稀疏,対亲情不很重视,对朋友亦不会付出真心..,(他用眼瞪我),其实我有句心里话在打住,那就是:你对工作每每都是虎头蛇尾, 努力不足.
你务农?(是的),在那儿?(由这再上去七英里),哦,那边好像没有人在种 植.(刚在拓地开芭),范围有多大?(21英畝),21..?..,那可算是幅好大的芭场呀!(刚申请而獲准开发的),在种植些什么?(很杂,近期的菜价 起落,幅度很大,..我怕会弄到血本无归),我说,好好的策划一下,以我的概念是,先在芭场周围用1英畝左右的地,种植些常年果树,如柑桔,山竹,无花 果,荔枝,红毛丹..,然后,去用5畝土地种些短期作 业,如玉来,菜心,空心菜..,用5畝地去投机种植些热门农作物,瓜类比如长荳,角荳,黄瓜,辣椒..,再用10畝去种些硬头货,不会大赚,也不会大亏的 那种,如甜薯,沙 葛...
你有用酵素去施肥吗?(酵素??!..)没听闻过?(是的,第一次,我用的是 有机肥和化学肥,肥料的价格,目前已涨至100多元...),酵素肥料的制作方法非常简单,一如老土的使用粪尿的施肥法那样,先挖一个能夠积水的坑,或找来 一个塑胶糟,把三两包的鸡粪,丢进水去,让它自然地去发素发酵,抽空到餐馆去,收集一些剩菜(馊水)..,一起掺进积水的坑里,去与发酵后的鸡粪混合,这 合成物就是最廉宜的有机肥料.(谢谢谢谢谢谢..,我会回来找你.)找我?找我再算一次??(我要回报给你~钱.他用拇指和食指,在做作数钞票的小动 作),干吗给我钱..,(你教会我省下大批的昂贵~商业肥料).
...
能稳坐在菩提树下多年,我当然知道,那不是因为我的右肩上有沙拉华蔺,也不是 左肩上的普丽雅,更不是深沉的禅修静坐,而是我脑中的"识"与"智".
目送短小精干的人影离去,我的心再度恢复宁静~出奇的宁静.


Bookmarkand Share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,愿以一生的历验,替你拨开陰霾,让美好的时光再现,,

Translation 翻譯 services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
2010年8月30日 星期一

师傅师傅替我看一下掌,(哦)..,Are u a palmist?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
已有三个星期没有到来菩提树下了,其间发生太 多的事故,记也记不清,写亦写不尽.不愿找藉口,不作逃避,生活本就是如此的难以言说.
今天迟到了,小河依旧潺潺,清风习习.枝头黛缘蓊郁,树下一片阴凉.已有两辆 车子停放着,有位信男扒在庙前在作大祷告,其旁有两位女仕合着掌佇立着,口中不知喃些什么..;我在自己的脸上,掛了个小小的笑容,侧身从他们的身旁走 过...
...
师傅师傅替我看一下掌,(哦)..,Are u a palmist? (ya); Saya nak tanya..;suami saya..(sabar..ku nanti tilik u ,ok?) Kalau dia nak beli lory...(..)...哈哈,好难去给你解说,好些事情真的是很莫明其巧.在我每天的日常生活中,汉语用得极少,90%用上的是马来土语,其次是外 语.不是在存心摒弃,而事实上确是因为环境使然.
...
下一位.下一位.轮到下一位...(恕我不去原汁原味的笔录,现把今天菩提树 下的,某一段趣味对话译成汉语,以饕文友)...
是轮到你吗?我看了看那位坐在我面前,一位二十多,云英未嫁的女孩.能肯定她 的云英未嫁,那是从她的眉心上点了粒黑墨所标志出来的,她的膚色乳白,应属于印度斯利兰卡藉人,其母亲伴随在侧,满腹狐疑.很女孩的伸出了她的右 掌,五指密拢,软弱纤长,稍为后弯,线纹细浅,呈苍白色.我说您的血色不足,应多摄取多一些与血液有关的营养食物,如钙,铁质,B群维生素..,其母亲用 灯笼形的大眼睛注视着我.血液的循环不良,这常会引发你对某件事,在后半段的工作时间里,感到无精打采,烦厌顿生,懒洋洋的脑袋会不听使唤..,这些都不 打紧,你最致命的要害是~下不定决心,意志动摇!她低垂着头.我没有去观望她的母 亲,继续在说,比方有人要妳独个儿的上街市去,要妳去办点事情,妳的内心深処会油然生起恐惧,拒绝着自己去单独行动,会非常渴望,或依赖著他人来从中幫 忙.所以身为亲人的你们或朋友,应多在她的背后给予协助和支持.有人插了一咀问,这是不是她自小就娇生惯养而造就了这个性格?我说这问题,应该去由她自己 来发问,好,妳想要问我一些什么?她用她下三白的眼睛看着我.在其母亲再三的慫恿下,她问,在我的命运中,我..能不能顺利的完成~我在学院中 修读着的课程...我追着问,妳现在做什么工作?她答:读书.妳现在正做些什么工作??我沒有工作.妳要听清楚,我在问妳目前正在做着些什么???读书. 对啦!!妳的工作就是读书,妳当然不可能24小时的在读书,但至少妳也能用8个小时来读书的,是不?试问一个工人,不停不断的用10个小时来工作,他可能 会把工作做不好吗?
...
下一位...
这位仁兄是印度人,问:我5年前见过的..,那个人是你吗?(曾在这棵菩提树 下坐的,当然是我).你那时说过我过了50之后,好运就会到来,生活就会顺利.(哦,你现在怎么了?病了?)没有.我很健康,还能在园坵工作.(那你为了个什么原因到来..)我还很穷...(怎不去说还未成为个首相呢?)...
...
唉!世界上空留着的首相席位沒有多少个,而匹夫却有千百万,偏偏千百万的匹夫 们都在梦想着~要去成为一个首相..,那真为难了我这个,在菩提树下去给人类说法的..,下一回菩提树下再见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

Bookmarkand Share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保活掌相在線
Translation 翻譯 services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2010年8月27日 星期五

我只是个文员,不搞幫派,只求两餐而己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
不在菩提树下...
近来每回上网,常在眼前出现这样的一行字~page load error...烦,烦,真烦..,有着吐不出,又 嚥不下的烦.
点击www.trendsecure.com/的 Do a system scan and save a logfile..,之后复制了logfile内容,载去 http://hijackthis.de去分析,找不到病毒和恶意程式..,烦,烦,真烦.好想打开拉链,让衭裆去吹吹风,但是我知道,我的 全身细胞都不在状态,因为昨晚沒睡好.昨晚没睡好,那是先在热身,为了要应战今早的会员大会.
想起会员大会..,我站起身,离开了电脑,踏出办事処,走到会议厅去,会议桌 上满是楚汉相争后,留着零乱的纸张狼籍.我是应该去把这斑斑的战迹,整顿一下的,而心却这么的说,留待明天才去理会吧,当下急需的是整顿烦乱的心情...
我百无聊赖的打开网页..,就这样的开着网页,一动也不动的开着,已知道今次 写不出好的东西来..,在会议上,我一直被多人围攻,我默不着声的,処于恶劣下风地坐着.世间最险毒的动物就是人类.因人懂得很多巩固势 力的法术,法术在其他的动物间少有这一套.而人懂得攻心,其他的 动物対这种摸不着看不見的功力,少能领会.再有,人懂得用语言,在远程中去发射暗箭,其他的动物,以语言在短距离上,用来温和地叫春求爱.唉,人类...
会员大会一般上都会挤上百多人的,有的是来拥护,有的是来踩台,各式各 类..,我只是个文员,不搞幫派,只求两餐而己,所以性子都较耿直,懒于去奉承讨好.天天只求 安心,事事只求无愧.然而上层却对着我来施压,问每个月的电话费怎用得这么的凶?怎每个月里都要在电话上,花上百多元?马的,这是财政在搞鬼,全部的单据 和支票,都是由财政个人查核和签发的,身为财政的他应该懂得个中原因呀,我只是把每月里的账项整理整理后,呈上给理事们去通过而已,那是我的份外事,怎又 会牵连到我的头上来了..,上个月,他已为了电话费的事而没有开出支票去缴纳,已害得我要先从自己的零用现金中,挪去补锅...,他一直在闹,在百多人的大会上大秀口 技,展示着他无敌的实力,我感到那咄咄迫人的风雨欲来.今时今日,各行各业都処処在面对着金融危机,留着空楼租不去的,比比皆是,而我処事的机构,当然也 没有例外,正在想尽办法在瘦身..,他明里暗里都在针对着,我是个应该被裁的人~我在盗用机 构的电话,而狡滑的我,做贼心虚的在把每月的拨电清单深藏着,常在利用机构的电脑在语聊,上网..,我站立了起来,我不清楚怎会站立起来的,用手示意我要 发言,我说在我进入这机构时,电话费的每月开支就已超出百多元的,当时我也迷惑.因为在我没有叩过电话的月里,费用还是如此的高企.在我去电电讯処查询 时,才弄了个明白,原来是我三楼的每月电话租费是49元,而二楼是电脑室,上网费是每个月要另加99,也必需要有一个电话机(因不是无线),才能作为上网 的用具,而其每月租费49元,全一并计入三楼的电话清单里..,我骂得劲起..,我进来这机构已近4年,你们这些高层的,那一个不是要人服侍得像皇帝般那 样,又有那一个曾在这4年里,有到来问过会务上的事,财务上的事...
看着会议桌上满是楚汉相争后,留着零乱的纸张狼籍,想着多派人马在为个饭碗而争凶斗 狠,被我辱骂的那方,其乱象,实非一日之寒.显然的...未到沙场已溃不成军,大势已去...眼前又再出现这样的一行字~page load error..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

Bookmarkand Share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保活掌相在線
Translation 翻譯 services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

回来办事処,已近下午三时,讣告和輓词要赶在截稿之前交上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
每每事情总是这么的巧.每逢我出远门,远门処总会落雨.每逢我正在忙得不可开 交时,总会在百忙中,再加上多一个的"忙"...
刚抵办事処的闸门口,后面就有急促的脚步,追了上来.还搞不清是人是.., 我见过一个身穿白色至膝短衭,褐色上衣,在大白天里,脸罩着墨黑眼镜的..,沒有了双腿,却可凭门而立的大男人..."俟俟!!!..我是到来告诉你,有 位会员的老母亲死了..."哦,还好,是人的声音.
我随来人到去丧家时,柩车正堵塞在大路旁,唯有下车来,和来人一齐"拐"进丧 家的大门去.廳中置放着两张空木凳,凳上铺有平板,平板上盍了张大白布,是准备用来停放棺柩的..,多人在右边的房间里进进出出,想是在为死者忙着換衣 吧,我没进去,我不想进去,我不忍去看那僵黄骨瘦的身躯..,我心中的女人身躯:是胸脯浑圆,阴阜丰硕的...
我转身到后廳去,那儿有几位妇人在窃窃细语..,或许是丧家的亲戚们吧,也许 她们误认为我是位仵工,也许是为墓地风水事宜的,也许是位唸经超渡的喃嘸,也许..,沒有人给我招呼,我独个儿的无头无绪的站着.外面一声大喝:"财来 了,财来了..,你们都要出来接大材!!!".我看到后墙不很垂直的,钉着的一片一片歪斜着的木板,木色已经陈旧烟黄,很不能与现代的口味相襯托..,外 面的人在乱..,后廳有个天棚,按有轮轴可以把一小幅的屋顶拉开关上的支架,它正张开着.中午的橙黄阳光不很温和的洒了进来.这后廳的土地上,原本应有一 口井的,是现代化的原因吧,今时的家家户户都装置了自来水,被时代淘汰后的这口井,已被填平.空气沒有流动,我感觉闷热,逐渐的闷热,..很闷热.仰首望 向屋顶,是用坑形的铅片复盖的,破洞纍纍..,墻脚処佈滿苔菁.
来人邀我到屋外去,在那增搭了个棚帐的荫処,我摆了张台子,要了几张坐 椅..,我说我要为丧府刊登一则讣告,和为死者写一篇輓词.我需要收集家谱和亲人的名字..,有人在告诉我她的大儿子叫家荣,二儿子家辉,三儿子家耀,四 儿字..家明...,如此多的儿子..,我在想着那不很垂直的歪斜着的木板...,五儿家雄...,想着那没有空气流动的后廳...,六儿家健...., 那屋顶的...,七儿家满....破洞纍纍...,还有还有...还有两个女儿,一个叫...,墙脚処佈满的苔菁...
回来办事処,已近下午三时,讣告和輓词要赶在截稿之前交上..,我正在想,这 89岁的老妇,是不是夜夜在吃着明月,是被饿坏的,还是...,电话响起:喂喂,我们有位会员的老妈死了..."'知道啦."..是不是日日在喝着西风, 是被折磨的,还是...,电话又一次响起:"喂喂!...家滿的老妈死了..,喂喂..."我忽略了沒有去留意死者的家,有否有设置个可与外界联系的电 话..,死者在生之时,是不是孤伶伶的..一个人在独守着空窠..,眼前这些"真诚"的,"密切"的关爱话语..,她 的耳朵曾有多少次的收听过..,"喂喂 喂...",第三通电话又在响起...
窗外有雨,是滂沱大雨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

Bookmarkand Share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保活掌相在線
Translation 翻譯 services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他在我面前伸出两掌,其实我只需看一看他的右掌就已足够的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
应犹是春天吧,怎菩提树上的叶子竟吹落了七七八八,满是秃桠?红树林中,有群喜鹊在吱喳相踏,嬉闹着.
...
师傅,怎没见过你?我说,週六和週日我才会到这里来的,好几年以前,我整天都 坐在这里.哦!(他从他的眼镜背后,以眼球瞪着我)那其他的日子呢?我说,在上班.上班???..(他在问).我选择不去回答他的问题.这..您的道行到 不到家呀?(他在置疑).我说,五分钟后,你就能一一的揭晓.
他在我面前伸出两掌,其实我只需看一看他的右掌就已足够的.怎全都是断掌(感情线智慧线相连)?断掌的,必与父母,其中的一个相剋(死亡,仳离,过契,不是的话,常都会谈不上三两句..).他 无言.他染了一头黄发,襯着他腊黄的臉.花鼻塌如m型,两个孔洞稍为朝上(财运不聚),活像两颗烏黑的钮扣.颧宽(好胜逞强),凸咀(还不至如雷公咀), 没遭意外横死,可活上六十多.尖下巴...
...
他的掌在抖..,你吃过些什么来?(我问).他说什么都没吃过.兄弟,请给我 坦白一些!!!(我在嚗吼).他说可能是抽烟和喝酒喝得太多了些.我说酒是毒品,属酒精类(Alcohol),没有半滴医疗用途,只会损害肝脏和神经系统..,烟(损害肺功能)也是.我咳...,咳药(Cough medicine)?我加大声量的问,再继续的,我说咳药包括了 可待因(Codeine),镇咳剂(Dextromethorphan)..,我想它们不致于令你如此的在颤抖.
他的掌仍在抖,这次我柔声的问他,是兴奋剂(Stimulants)吧?他在摇头.我说兴奋剂包括了安非他命(Amphetamines),古柯硷(Codeine),和亚甲双氧甲基安非他命(Ecstasy),它们会使你脱水,肌肉衰弱,抽搐..,(他在摇头).不是这些了还有什么???(我吼)...
您的掌毫无血色,金星丘的肌肉松软..,您的心情激动,心慌,冒汗..,直说吧,兄 弟!他低声的问,你是过来人?我没有回答.迫于无奈下,他说是粉.粉是海洛英(Heron),属麻醉镇痛剂(Narcotics),计有哌啶美散痛(Dipipanone),美沙酮(Methadone),菲士通(Physeptone )和鸦片(Opium).滥用后会让人上瘾,恶心,昏睡..,压抑着呼吸和痉挛.
他的掌更加的抖,他的眼白泛红..,我说毒品尚有迷幻剂(Hallucinogens),镇抑剂(Depressants),有机溶剂(Organic Solvents )...
他已忘了是来求财的,我摇了摇签筒,要他诚心的去抽取两支.我把他抽出来的号 码看了看,再加多两个数字,成了一组博彩号码.他领了号码,付了我的润金,什么都没说,赶忙的去,不是去投胎,是去投注.在这仅有的0.003%的中奖机 率里,祝他好运.
菩提树下,看掌阅人无数,大部份的人都与动物,沒有什么多大的区别,大多无规 划的,无意无思的,无方无向的在为"活着"而本能地活着.望望树上的菩提枝,尚有几片在哆嗦,下週再次回来,肯定的会被流行的风吹落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

Bookmarkand Share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保活掌相在線
Translation 翻譯 services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2010年8月21日 星期六

用心在看着自己的左掌,血色红润,心脑血管,心脏,肾脏器官..依然完好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当踏入菩提树下,猛觉有个异样,善信们用来奉神,摆置在地上的香炉香钵..,全不翼而飞了啦.绕雇 週遭,是被大水洗礼后的一片狼藉,西一滩积水,东一堆黄沙..,马尾草低垂着,左旁的河水不再潺潺,而是怨懣的,像被人强行姦污后的女人在嚗吼汹涌.怎 么,昨夜曾起过风雨么?近日来,夜里少了与神鬼妖魔打交道,我睡得很罧,昨夜也是.
除理了菩提立锥的地方,品了摩里华蔺,右手贴于胸前,左手复蓋于右手上,在庙 宇,祭壇,大树下..,顺着时钟方向,唸着嗡姆里马蔺那马哈..那马哈..(呵呵,不想在此去与你谈神谈鬼谈佛谈上帝...),转圈转圈转圈.
...
刚欲到来这里,时值上午十一时多一些,在用缧丝起子修着车子左边的望后镜,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背后响起,我回 转头望着他,等着他去说话,他应该懂得争取他的发言权.等了一点点的久后,他说他想租赁我的空房子,或是买下我的空厂房.哦,我说卖掉的话,我可无処落脚 了呀.在这全球经济低靡的今天..,唔唔唔,我想西山再现,可不是件易事,唔唔唔,妻离子散后,也已好几年了..,唔唔唔,若租给他去使用倒还可以考虑考 虑,条件要的是:在厂房的后段,要保留一间,能让自己自由出入,可供住宿的房间.
我领他入空厂,检视每个角落..,他问租金多少?我说太高的话会为难了你,你 就量力的出个价吧.他还两百.呵呵呵,我说在外头吃餐饭,都要花上五元多.在每月三百元的租金下成交,条件一如上述.
...
用心在看着自己的左掌,血色红润,心脑血管,心脏,肾脏器官..依然完好.金星丘上(艮)的佛眼突显,月丘(兌)上的直觉线旁,有个X纹..;再翻看了右掌,雁阵纹隐隐匿匿,坤部(连接四指的下端部),财运线欲长不长...
我见过神,不高,两尺半左右,不会有多余的动作,只作前后,上下,速移速去; 也见过鬼,其影与人影,无甚差异,祂们不会有重心,如烟,遇物会透过隙缝,穿绕物后,再聚成影,但难看清其脸部和手脚轮廓.其实遇上这些,与在他処遇上人 类和动物那样,仿如你遇上您家的老鼠一般,牠们常都躲在您的屋簷下,各自活在不同的精神领域里,互相不能沟通,绝对的无从来往..,虽然我工作在菩提树下, 我不会去,因为各有各的活动空间.也不会去问卜,我只知道种瓜的,也会因地质,基因的改变,而不能得瓜.
我今日的沦落,说起来,有人会归咎于因果命运,曾经曾经的曾经..,我种过好 多好多的好因,但眼前都不见有什么好一些的结果.是前生的缘?是今世的孳?那太玄太玄.只能无奈的称之为~我个人的际遇.

Bookmarkand Share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保活掌相在線
Translation 翻譯 services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我避风雨于庙旁,望着雨蹂着菩提叶,看着风在躏着菩提枝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
我在菩提树下...
上週六的午后,三时多,天空就开始遣兵调将,在佈乌云...
不知打从何时起,只要有菩提树的地方,其旁必有一间小庙宇,可能是为了给善信们有个避风躲雨的地方.二,或是能让到来的 人们,可以去通其大小便.三,那我可不知道了啦.
如果在风雨交加时,仍如如不动的守着神护着佛的,坐于菩提树下,我想那可不是 件勇敢,而是两脚动物的痴呆无知.
我避风雨于庙旁,望着雨蹂着菩提叶,看着风在躏着菩提枝,陪着这弃庙,枯坐 着.
向晚六时多,用手机联络了一位糖尿病患,对方答说已有两个多月了,只能躺着, 不能起床..,我说好的,三十分钟后我会去看你,对方说雨在下呀..,我的心要的是去看他,雨又与我的心何关?
开着车子,作对的风雨,老是猛猛的往我的车镜上敲,搞得眼前是一片的灰茫茫.两支
,被敲打得也似患了糖尿病般的在要理不理的懒洋洋,懒得贴在镜上如两根蜗牛的触角.我小心缓慢的把车 子搁在较有空旷的路边,雨一直在下.在车内找来了一把起子,雨一直在下.推开右边的车门,雨一直在下.我在车外头,用起子把左边的一支水扫狠狠的撬 脱..,雨一直在下.再上车来,啓动了引掣..,哈哈,右边尚存的水扫子,竟活如独臂刀王,猛扫着猛扫着,发怒的猛扫着.
到了病患的家门,脱了鞋进入廳内..,见他依在靠墻的长沙发上,其妻则坐在沙发几前的左侧,伴着他.我问有暖水吗..,其 妻用黑黑的眼球,瞪着我,我再要了一个小碗,把随身带来的一小包健康食品剪开,把食品倒在碗內,和着暖水调妥后,要病患喝下.我看着病患麻木的沒有丝毫动 作..,其妻说他需要利用水草(吸管)才能进食.我捧着碗,置了根水草,让他糊塗笨拙的去吸至清光(其实我心里知道,他正処于严重的营养不足).他说两个 月前,他瘫瘓的送去医院,在医院里只掉点滴,经医生检验了血醣血压后,都说病情正常不过,就被送了回家.也在两个星期前,左邻右舍看到他如此的躺着,都说 始尽不是个办法,就又把他送到离家更远的一所城市医院去,彼処的医生只给他在两臂和两膝间各注射了一针,都说"无事"了,又完完整整的再把他送了回 来..,我说刚喝下的食品,在您的体内有沒有产生什么反应.他说没有什么反应.怎会呢?任何人只要喝进一杯水到了肚里的话,都会有些许胞胀的感觉吧,怎会 说没有什么反应..,难道要使到整支的阳根勃起,才叫反应吗.我如法的再泡制了另一小包随身带来的食品,让他吸喝了,时间已近晚上八时,我留下一些"食 品",起身说告辞.我站起身,他懒在沙发上,我说你起来呀!!!他望着我说,都两个月不曾起过身来,怎能够呢..,我在喊起来起来..,他双手握拳,以左 右双拳鼎压在沙发上,哈,真的他把身子撐了起来.我说走前来试试看看.他平了平衡身体,像醉八仙似的,摇到廳中去,之后又摇到了大门口.
我说好好的吃用这个东东,一朝身体健壮了,就在家里幫助您的妻子,做点糕饼小 吃,之后载送到工厂的四週去贩卖,也不乏沒有收入.
今天又是週六,时间又近向晚,菩提树下人潮死寂,只得一只蝉儿在震翅长呜,用 手机联络了那位糖尿病患,想跟进一下他的病情.对方说他正躺在床上.我说你沒有去买那"东东"吗?您每个月从社险処,得来的600多元的补助金呢?他说都 用去供新房子,供车子,还有还有傢俬和音响器材,沒钱买"食"...
说他要把所有的妖孽鬼魂,都渡离了地狱 后, 他才会去成佛.观音菩萨也说,他要渡尽天下众生...
这只两脚动物,早已习惯躺在床上,乐得动一动上下左后,都会有别人来攙扶.目 前的"生活"是他日夜以求的甜梦,我又何苦要去破坏他人之美.对于那些政经文教,都仰赖他人来攙扶的末代皇帝,我从来就不会为他们握腕痛惜过.我心早已文风不动,已成 佛.
开着车,没有驚动独臂刀王,把车窗较下,四周尚余留着些许微弱的风和日丽.
..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

Bookmarkand Share
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

2010年8月14日 星期六

昨天我上街去,要赶去西药房给自己验血,途经一家书报社,其店里的陈设是古旧的,是六十年代的陈黄..

听闻曾经有人守在菩提树下过生活..,他有个名字叫释迦牟尼.据说是在三千年前,不不不,是三百年前,不不不,三年前,不不不,是在昨天..,我对数字不敏感,历史上时间的长与短与我没有痛痒,那该是归属考古学家们去回溯求证的事.我只知道除了释迦牟尼,另一个能在菩提树下过活的人是我.
还是春天,怎菩提树上的叶子就开始脫落了?细碎的阳光在叶隙间泻下,粘得我满身皆是,阳光虽未强行渗入我心底,而心内却有着一股难捺的躁热感觉.坐着,守着,想着...
昨天,想起昨天..,昨天我上街去,要赶去西药房给自己验血,途经一家书报社,其店里的陈设是古旧的,是六十年代的陈黄.书架上堆满卖不出的尘封旧书,东一堆西一堆,真的,是盲无头绪杂乱的堆着.店外的走廊上摆滿盆栽,细看之下才发现是草药,有过山虎,蕹树,驳骨丹,观音竹..哈哈,还有木瓜树.盆栽把左右两旁的空间塞得仅留一条小小的脚路入内,入门処的矮椅上,卧坐着一个女人.
"哦,怎么..是你!"当我脫口而出时,那女人睁睁眼之后,低下头,羞着,没 说什么.横过她坐着的矮椅,我快步的跨入店里,我站在厚玻璃的櫃台前,我邀她站在櫃台后,我说:"请伸出您的右掌,给我看看..".她说她非常清楚的知道 自己的健康状况,所以自己半年多以来,已拒绝出席一切的娱乐和社交活动.这使我忆起在karaoka処,有见过她献艺两次.她的脸色是绝望的苍白,是铁,是,是彻底的营养不足,皱纹起叠,皮下严重缺乏胶原物质.., 她的年龄介于四十间,所幸鬓发还未雪白.掌平,四指后仰,属贫贱相,尤其是拇指和尾指,出奇的向外弯曲,乍眼看去,如果把中间的三只手指内收的话,真像似 一只稜角.拇指后弯的人,常会把持不了己见,易被他人指使,尾指外向,一生子裔缘薄.对着这个女人,我心里的实话,不知要打从何说..,就这样的她,站在 我的面前,她穿了件高领的唐衫,包盖了那过于枯瘦的颈项..,我自个儿在想,去了衫后的她,胸前会不会是在挂着两件癟僵的皮袋,乳头是两粒楬黑的干葡 萄..,蟑螂的扁腹..,磷磷阴骨,耻毛稀疏...
怕她买不起高档的营养食品,我建议她去买一瓶鱼肝油.她说:"书本上说,鱼肝油很腥...",这女人怕腥,不怕死.
我建议她去买来两支食醋,把落花生(去壳)浸上一个星期,随后每天可吃上小半碗(花生有丰富的钙,锌,铬..等矿物质和维生素).她说:"书本上说那只是酵素...".
我建议她不要三餐都吃米饭,中餐可改用..,她说:"书本上说..."
她说她曾经很美丽,我望望她的面庞,曾经应该是的,但不是眼前的现在.她说她 曾经有过爱情,她很后悔..,是谁如此的负心?想起验血,我忽忙的留下我的手机号码,说:在"健康饮食"的问题上,随时欢迎你把我联络,我知道这是件很渺 茫的事,因为她四周围绕的陈旧又过了时的书籍,分秒都会与她把"健康"细说.
走着走着,一个歪念出现,她是不是一位红牌爱滋女? My God !

坐着,守着,想着..,等待着下一个迷途人的到来.
Bookmarkand Share
~powkiller-palm-reading~

Share

2010年8月13日 星期五

财当然他是有的,不然他怎有能力买这些祀品,骑着摩哆单车到这儿来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Translation services :翻譯
已是年二十八,很多手头上的公务,必须在新年之前赶完..

我在菩提树下
正面来着一个人,性格孤傲~ 孤傲得懒得与我打招呼..,我说他是人,那是因为他有一双手和一对脚,他挪动脚步,学人一般的在行动.皮肤是黝黑的,接近木炭的颜色,是个印度人,是个男 的,从他的发型看来..,我想他是个男的,他穿着深蓝色的粗布长衭,因为他穿着衭,遮隐了下体,我不敢大力诊断他是不是个男的,我想他应该是个男的.
他的鼻子高挺,感觉稍为锋利,鼻翅无肉,无颧,留胡..,上唇有一道破损后的痕迹,两眼对我不敢正视...
他开了一罐黑啤酒,置于树根処,像是去奉献给树神(Puriya)的,他以为树神会喝他的酒,会回报他的心意..,他以为...
我问他,从我这里你想要知道些什么...
他说,他只是想知道自己有沒有财运...
财当然他是有的,不然他怎有能力买这些祀品,骑着摩哆单车到这儿来.他说每回 发薪后,一回到家就被家人掏到清光..,钱总是不夠用,很烦佷烦(呵呵,原来他是他家族的财神爷..,人们就是喜欢如此的不去自食其力,总老爱在弱肉的身 上,横蛮强吃,如果人人都能更生,都能自给,这种常见的社会现象就能相安太平).
菩提树旁有条小溪,终日水流潺潺.我说你不见这些溪水吗,如你不用容具盛回一些,它终会流逝.如你手上拥有一百元的话,只需抽出十或二十元,把抽出的,塞入一个不动用的角落,日累月积,这"不动用"的东东,就是您的财富,有了这点财富,"烦"就会自动的消失.
他再投诉说,每每在家,太太有的总是唠叨,他宁可工作后,留在外头多呆上一些 时间,来好让自己的耳根清静..,来者不是小孩,问其年龄,都已43..,见其堪怜,保活就给他一条指引,我说要在每个星期里,带您太太独个儿的出来散散 步,喝喝茶..,到时什么都不需要说,什么都不用去说,就这样的散散步喝喝茶..,暂抛开那些终日扞扰的事,好让她去回归你们初相遇的日子,或可说,你想 回享您们相遇的日子..,至到大家都在心平气和的境况下,才去慢慢地告诉她,"家"是我们两个人的"私事","生活"是我们两个人的"私事",不由"他" 人来定夺,如是而已.
他看了看我的标价,从钱包找出钱来,说了两声谢谢,谢谢,离去.
(待续..)
...
Sh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