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我自己

我的相片
Geeker,thinker,Concepts creator.., ,,=_=,,1位创意人,常年出卖概念和復活点子.. E-mail:powkiller.com@gmail.com

追蹤者

2010年8月14日 星期六

昨天我上街去,要赶去西药房给自己验血,途经一家书报社,其店里的陈设是古旧的,是六十年代的陈黄..

听闻曾经有人守在菩提树下过生活..,他有个名字叫释迦牟尼.据说是在三千年前,不不不,是三百年前,不不不,三年前,不不不,是在昨天..,我对数字不敏感,历史上时间的长与短与我没有痛痒,那该是归属考古学家们去回溯求证的事.我只知道除了释迦牟尼,另一个能在菩提树下过活的人是我.
还是春天,怎菩提树上的叶子就开始脫落了?细碎的阳光在叶隙间泻下,粘得我满身皆是,阳光虽未强行渗入我心底,而心内却有着一股难捺的躁热感觉.坐着,守着,想着...
昨天,想起昨天..,昨天我上街去,要赶去西药房给自己验血,途经一家书报社,其店里的陈设是古旧的,是六十年代的陈黄.书架上堆满卖不出的尘封旧书,东一堆西一堆,真的,是盲无头绪杂乱的堆着.店外的走廊上摆滿盆栽,细看之下才发现是草药,有过山虎,蕹树,驳骨丹,观音竹..哈哈,还有木瓜树.盆栽把左右两旁的空间塞得仅留一条小小的脚路入内,入门処的矮椅上,卧坐着一个女人.
"哦,怎么..是你!"当我脫口而出时,那女人睁睁眼之后,低下头,羞着,没 说什么.横过她坐着的矮椅,我快步的跨入店里,我站在厚玻璃的櫃台前,我邀她站在櫃台后,我说:"请伸出您的右掌,给我看看..".她说她非常清楚的知道 自己的健康状况,所以自己半年多以来,已拒绝出席一切的娱乐和社交活动.这使我忆起在karaoka処,有见过她献艺两次.她的脸色是绝望的苍白,是铁,是,是彻底的营养不足,皱纹起叠,皮下严重缺乏胶原物质.., 她的年龄介于四十间,所幸鬓发还未雪白.掌平,四指后仰,属贫贱相,尤其是拇指和尾指,出奇的向外弯曲,乍眼看去,如果把中间的三只手指内收的话,真像似 一只稜角.拇指后弯的人,常会把持不了己见,易被他人指使,尾指外向,一生子裔缘薄.对着这个女人,我心里的实话,不知要打从何说..,就这样的她,站在 我的面前,她穿了件高领的唐衫,包盖了那过于枯瘦的颈项..,我自个儿在想,去了衫后的她,胸前会不会是在挂着两件癟僵的皮袋,乳头是两粒楬黑的干葡 萄..,蟑螂的扁腹..,磷磷阴骨,耻毛稀疏...
怕她买不起高档的营养食品,我建议她去买一瓶鱼肝油.她说:"书本上说,鱼肝油很腥...",这女人怕腥,不怕死.
我建议她去买来两支食醋,把落花生(去壳)浸上一个星期,随后每天可吃上小半碗(花生有丰富的钙,锌,铬..等矿物质和维生素).她说:"书本上说那只是酵素...".
我建议她不要三餐都吃米饭,中餐可改用..,她说:"书本上说..."
她说她曾经很美丽,我望望她的面庞,曾经应该是的,但不是眼前的现在.她说她 曾经有过爱情,她很后悔..,是谁如此的负心?想起验血,我忽忙的留下我的手机号码,说:在"健康饮食"的问题上,随时欢迎你把我联络,我知道这是件很渺 茫的事,因为她四周围绕的陈旧又过了时的书籍,分秒都会与她把"健康"细说.
走着走着,一个歪念出现,她是不是一位红牌爱滋女? My God !

坐着,守着,想着..,等待着下一个迷途人的到来.
Bookmarkand Share
~powkiller-palm-reading~

Share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