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我自己

我的相片
Geeker,thinker,Concepts creator.., ,,=_=,,1位创意人,常年出卖概念和復活点子.. E-mail:powkiller.com@gmail.com

追蹤者

2010年8月26日 星期四

回来办事処,已近下午三时,讣告和輓词要赶在截稿之前交上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
每每事情总是这么的巧.每逢我出远门,远门処总会落雨.每逢我正在忙得不可开 交时,总会在百忙中,再加上多一个的"忙"...
刚抵办事処的闸门口,后面就有急促的脚步,追了上来.还搞不清是人是.., 我见过一个身穿白色至膝短衭,褐色上衣,在大白天里,脸罩着墨黑眼镜的..,沒有了双腿,却可凭门而立的大男人..."俟俟!!!..我是到来告诉你,有 位会员的老母亲死了..."哦,还好,是人的声音.
我随来人到去丧家时,柩车正堵塞在大路旁,唯有下车来,和来人一齐"拐"进丧 家的大门去.廳中置放着两张空木凳,凳上铺有平板,平板上盍了张大白布,是准备用来停放棺柩的..,多人在右边的房间里进进出出,想是在为死者忙着換衣 吧,我没进去,我不想进去,我不忍去看那僵黄骨瘦的身躯..,我心中的女人身躯:是胸脯浑圆,阴阜丰硕的...
我转身到后廳去,那儿有几位妇人在窃窃细语..,或许是丧家的亲戚们吧,也许 她们误认为我是位仵工,也许是为墓地风水事宜的,也许是位唸经超渡的喃嘸,也许..,沒有人给我招呼,我独个儿的无头无绪的站着.外面一声大喝:"财来 了,财来了..,你们都要出来接大材!!!".我看到后墙不很垂直的,钉着的一片一片歪斜着的木板,木色已经陈旧烟黄,很不能与现代的口味相襯托..,外 面的人在乱..,后廳有个天棚,按有轮轴可以把一小幅的屋顶拉开关上的支架,它正张开着.中午的橙黄阳光不很温和的洒了进来.这后廳的土地上,原本应有一 口井的,是现代化的原因吧,今时的家家户户都装置了自来水,被时代淘汰后的这口井,已被填平.空气沒有流动,我感觉闷热,逐渐的闷热,..很闷热.仰首望 向屋顶,是用坑形的铅片复盖的,破洞纍纍..,墻脚処佈滿苔菁.
来人邀我到屋外去,在那增搭了个棚帐的荫処,我摆了张台子,要了几张坐 椅..,我说我要为丧府刊登一则讣告,和为死者写一篇輓词.我需要收集家谱和亲人的名字..,有人在告诉我她的大儿子叫家荣,二儿子家辉,三儿子家耀,四 儿字..家明...,如此多的儿子..,我在想着那不很垂直的歪斜着的木板...,五儿家雄...,想着那没有空气流动的后廳...,六儿家健...., 那屋顶的...,七儿家满....破洞纍纍...,还有还有...还有两个女儿,一个叫...,墙脚処佈满的苔菁...
回来办事処,已近下午三时,讣告和輓词要赶在截稿之前交上..,我正在想,这 89岁的老妇,是不是夜夜在吃着明月,是被饿坏的,还是...,电话响起:喂喂,我们有位会员的老妈死了..."'知道啦."..是不是日日在喝着西风, 是被折磨的,还是...,电话又一次响起:"喂喂!...家滿的老妈死了..,喂喂..."我忽略了沒有去留意死者的家,有否有设置个可与外界联系的电 话..,死者在生之时,是不是孤伶伶的..一个人在独守着空窠..,眼前这些"真诚"的,"密切"的关爱话语..,她 的耳朵曾有多少次的收听过..,"喂喂 喂...",第三通电话又在响起...
窗外有雨,是滂沱大雨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

Bookmarkand Share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保活掌相在線
Translation 翻譯 services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只喝了淡淡的一口酒,您的倩影就已在我的眼前搖幌纷飞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