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我自己

我的相片
Geeker,thinker,Concepts creator.., ,,=_=,,1位创意人,常年出卖概念和復活点子.. E-mail:powkiller.com@gmail.com

追蹤者

2010年8月21日 星期六

我避风雨于庙旁,望着雨蹂着菩提叶,看着风在躏着菩提枝..

活着痛着思考着..


我在菩提树下...
上週六的午后,三时多,天空就开始遣兵调将,在佈乌云...
不知打从何时起,只要有菩提树的地方,其旁必有一间小庙宇,可能是为了给善信们有个避风躲雨的地方.二,或是能让到来的 人们,可以去通其大小便.三,那我可不知道了啦.
如果在风雨交加时,仍如如不动的守着神护着佛的,坐于菩提树下,我想那可不是 件勇敢,而是两脚动物的痴呆无知.
我避风雨于庙旁,望着雨蹂着菩提叶,看着风在躏着菩提枝,陪着这弃庙,枯坐 着.
向晚六时多,用手机联络了一位糖尿病患,对方答说已有两个多月了,只能躺着, 不能起床..,我说好的,三十分钟后我会去看你,对方说雨在下呀..,我的心要的是去看他,雨又与我的心何关?
开着车子,作对的风雨,老是猛猛的往我的车镜上敲,搞得眼前是一片的灰茫茫.两支
,被敲打得也似患了糖尿病般的在要理不理的懒洋洋,懒得贴在镜上如两根蜗牛的触角.我小心缓慢的把车 子搁在较有空旷的路边,雨一直在下.在车内找来了一把起子,雨一直在下.推开右边的车门,雨一直在下.我在车外头,用起子把左边的一支水扫狠狠的撬 脱..,雨一直在下.再上车来,啓动了引掣..,哈哈,右边尚存的水扫子,竟活如独臂刀王,猛扫着猛扫着,发怒的猛扫着.
到了病患的家门,脱了鞋进入廳内..,见他依在靠墻的长沙发上,其妻则坐在沙发几前的左侧,伴着他.我问有暖水吗..,其 妻用黑黑的眼球,瞪着我,我再要了一个小碗,把随身带来的一小包健康食品剪开,把食品倒在碗內,和着暖水调妥后,要病患喝下.我看着病患麻木的沒有丝毫动 作..,其妻说他需要利用水草(吸管)才能进食.我捧着碗,置了根水草,让他糊塗笨拙的去吸至清光(其实我心里知道,他正処于严重的营养不足).他说两个 月前,他瘫瘓的送去医院,在医院里只掉点滴,经医生检验了血醣血压后,都说病情正常不过,就被送了回家.也在两个星期前,左邻右舍看到他如此的躺着,都说 始尽不是个办法,就又把他送到离家更远的一所城市医院去,彼処的医生只给他在两臂和两膝间各注射了一针,都说"无事"了,又完完整整的再把他送了回 来..,我说刚喝下的食品,在您的体内有沒有产生什么反应.他说没有什么反应.怎会呢?任何人只要喝进一杯水到了肚里的话,都会有些许胞胀的感觉吧,怎会 说没有什么反应..,难道要使到整支的阳根勃起,才叫反应吗.我如法的再泡制了另一小包随身带来的食品,让他吸喝了,时间已近晚上八时,我留下一些"食 品",起身说告辞.我站起身,他懒在沙发上,我说你起来呀!!!他望着我说,都两个月不曾起过身来,怎能够呢..,我在喊起来起来..,他双手握拳,以左 右双拳鼎压在沙发上,哈,真的他把身子撐了起来.我说走前来试试看看.他平了平衡身体,像醉八仙似的,摇到廳中去,之后又摇到了大门口.
我说好好的吃用这个东东,一朝身体健壮了,就在家里幫助您的妻子,做点糕饼小 吃,之后载送到工厂的四週去贩卖,也不乏沒有收入.
今天又是週六,时间又近向晚,菩提树下人潮死寂,只得一只蝉儿在震翅长呜,用 手机联络了那位糖尿病患,想跟进一下他的病情.对方说他正躺在床上.我说你沒有去买那"东东"吗?您每个月从社险処,得来的600多元的补助金呢?他说都 用去供新房子,供车子,还有还有傢俬和音响器材,沒钱买"食"...
说他要把所有的妖孽鬼魂,都渡离了地狱 后, 他才会去成佛.观音菩萨也说,他要渡尽天下众生...
这只两脚动物,早已习惯躺在床上,乐得动一动上下左后,都会有别人来攙扶.目 前的"生活"是他日夜以求的甜梦,我又何苦要去破坏他人之美.对于那些政经文教,都仰赖他人来攙扶的末代皇帝,我从来就不会为他们握腕痛惜过.我心早已文风不动,已成 佛.
开着车,没有驚动独臂刀王,把车窗较下,四周尚余留着些许微弱的风和日丽.
...

保活掌相在線powkiller-palm-reading..

Bookmarkand Share


謝谢您来看我..Thanks for Dropping By!..
Pls leave your comments and suggestions, to enable the next one I can write better ..
请留下您的评语和建议,俾使我在下一篇,能写得更为满意..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